见过很多落日,丘陵上的,密林里的,落日里一个红红的火球,直击眼睛。
在山上,我看到乡野中学里的操场,高三的学生正在跑圈操练,喇叭里不断吐出一二一二……,绵延到学校的围起的墙上的标语里————“运动使我健康,多运动,健康二十年”,学生们扛起一面面的班旗绕着操场跑圈,嘴里还不断呼喊各自独特的口号,旁边的篮球场、羽毛球场、乒乓球场,零零散散的高二或高一,还有些小学的,好不热闹。丘陵上的我回头看向落日的余辉慢慢下去,余辉照到操场的跑圈学生们,他们是否在想,今天有好好学习吗?
我也在想,今天有前进了吗?还是像摊睡在屋檐的猫猫,向我伸展懒腰呢?我搞不懂。
又记起密林里的落日,它的余辉温暖着归路人,桃花开了,听人说哪里有桃园,便邀好友登山看桃花,总能想到白居易《大林寺桃花》的场景,但这里也只是一小片桃花树林,
在松树的围绕下,更加簇拥,满树皆粉瓣,游行的人不断拿出相机拍摄,也许山上的气温还真如白居易描述的桃花,有些含苞待放,缩成一个个小精灵,等待开花。人不也曾想这样,好好积累技能和知识,等待着有天能成才,或许为了快乐精彩一番,和友人在桃园林里亭子上,看向那熙熙攘攘的城市街道,蚂蚁般的汽车,小石柱般的高楼……也就只有余辉照进了眼睛,更照进了桃园里,桃树是人工种植的,树底下没有过多的杂草,旁边的松树林虽高,但桃园的桃树天空是被合理避开的…..